您的位置:时时彩平台注册 > 休闲生活 > 醉翁亭及琅琊碑刻,中国名山

醉翁亭及琅琊碑刻,中国名山

发布时间:2019-09-25 00:16编辑:休闲生活浏览(161)

    醉翁亭

    醉翁亭

      琅琊山古称摩陀岭,位于安徽省滁州市西南5公里处,距长江不远,又靠近京沪铁路,交通十分方便。最高峰不过317米,但远望山峰“耸然而特立”,近探山谷“窈然而深藏”。山中林木繁茂,花草遍地,山泉淙淙有声,洞穴神秘莫测。唐宋以来各代建筑众多,摩崖、碑刻有数百处。欧阳修之后,苏轼、王安石、曾巩、王阳明、文征明等各代名人留下许多诗文,使琅琊山名声大噪,享有“蓬莱之后无别山”的美誉。宋仁宗时,朝廷腐败,权贵当道。欧阳修等人力主革新财政,却在庆历五年(1045年)彼贬滴滁州。他与当时琅琊寺的主持和尚智仙结为好友,终日游于琅那山。智仙和尚在山麓建一小亭,欧阳修为之作记,记中写道:“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醉翁亭”由此得名。醉翁亭后屡遭破坏,但一再修复,现在醉翁亭成为琅琊山上第一名胜。

    全椒

    全椒

      沿山上石级向上攀登可到达最高峰南天门。过去南天门上有碧霞元君殿和三座亭子,现虽已毁,但山顶却耸峙着一座电视塔,为古老的琅琊山增添了新的活力。在此远望只见限琊山上下满目苍翠,南望长江如带,西望钟山苍茫,北望大地锦绣,东有京沪铁路上奔驰的隆隆火车。人们在为祖国山河壮美而陶醉之时,不禁想起欧阳修《醉翁亭记》中的名句:“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

    滁州

    琅琊寺

      宋代著名文学家欧阳修的《醉翁亭记》脍炙人口,开首便是“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者,琅琊也。”通篇文章不过400余字,但情景交融,描绘了琅琊山之美景和作者为之乐而忘返、忘乎所以的心情。于是,琅琊山随着这篇千古名作而成为世人注目的名山了。

    让泉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走出醉翁亭,循长约一华里的琅琊古道上山,两旁古木参天,枝叶繁茂,荫天蔽日,满目苍翠。忽见刻有“峰回路转”四字的拱形牌楼,山势豁然开朗,有蔚然亭掩映在树丛之间。亭旁的深秀湖构成一幅绝秀的山水画,峰峦倒映在水中,令人有“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意境。

    发表于 2006-03-12 01:12

    琅琊山位于长江北岸安徽省滁州市西南约5公里处,“醉翁亭”就建在琅琊山麓。“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望之蔚然而深秀,琅琊也。”这是我国“唐宋八大家”之一欧阳修传世名作《醉翁亭记》的“开篇”。仅寥寥24个字,早已把笔者的思绪引入“爱之欲忘返”的琅琊胜境。据史书载,宋仁宗庆历年间,朝政腐败,权贵当道。刚直不阿的欧阳修原是朝中“京官”,因他力主改革新政,敢揭官场黑幕,被左丞相夏竦等“政敌”以其与外甥女有染的“桃色新闻”为罪名,于宋庆历五年将欧阳修贬谪滁州。一日,欧阳修办完公事,备马上山。在琅琊古寺前遇住持僧智仙,二人纵论古今,相见恨晚。智仙和尚说:“世事多曲折,历来如此。惟有山水之乐,最能陶冶人的性情。”一席话,使背负冤屈的太守感慨万千,遂与僧人结为知己。后来,智仙和尚在山道旁建一小亭,请欧阳修亲笔作记:“……太守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亭”即由此得名。于是,欧阳修常邀朋友在醉翁亭中饮酒作乐,共叙衷情。他经常看见老百姓在亭前的“让泉”饮水解渴,也持盏畅饮,连称“甘哉!甘哉!”从此,欧阳修便用泉水待客,称为“与民同味”。笔者路过“让泉”时,见其底部尽显岩石,幸周六夜大雨,方有一缓缓细流,憾无当年“泻出于两峰”之势。不然,笔者亦想痛饮几杯,以寻找一番“与太守同味”的感觉呢。听导游说,醉翁亭初建时,仅一座孤亭。明代虽建房“数百柱”,但遭战火毁坏。直到清光绪七年,由安徽全椒观察使薛时雨主持按原样修复,才为后人留下醉翁亭等建筑。笔者乘兴围醉翁亭等建筑绕行一周,感觉此古建筑似不足1000平方米,却布局紧凑、别致,富有江南园林特色。尤值一看的是,置于六角亭中用玻璃罩保护起来的碑刻《醉翁亭记》,它由欧阳修的学生、与其师同列入“唐宋八大家”的苏轼手书,人称“欧文苏字”。“文革”中此碑损于“破四旧”的锤凿之下。粉碎“四人帮”后,琅琊山管理处不仅保护好文物古迹,还请人对照原碑刻拓片,逐字揣摩,精心錾刻,使新碑刻保留了“苏字”的风格。《醉翁亭记》碑刻共401个字,每个字约10厘米见方,字字神韵飘逸,豪气奔放,令游人阅文赏字,兴趣盎然。醉翁亭北有三间劈山而建的瓦房,掩映在绿树丛中,此为“二贤堂”。堂内挂有抄录的欧阳修名作《醉翁亭记》和《朋党论》条幅。笔者以为,将这两篇条幅并列于此十分恰当。试想,若无那篇痛骂朝廷奸佞的《朋党论》,则不可能有脍炙人口的传世之作《醉翁亭记》。笔者游览时还闻一传说,一天傍晚,欧阳修与村民们在醉翁亭中划拳猜令,热闹非凡。智仙和尚见状上前劝阻,满脸通红的欧阳修哈哈大笑道:“我何曾醉了?……朝廷中有人盼我早点醉昏老死,我岂能让他们满意呢?”说罢,他手捋胡须,闭目沉吟,竟赋诗一首:“四十未为老,醉翁偶题篇。醉中遗万物,岂复记吾年……”智仙和尚听毕,幡然所悟,他不禁喃喃自语:“醉翁之意实不在酒也!”琅琊山还有一处当代“墨宝”,是原中共中央常委乔石同志退休后为苏轼诗《次韵王滁州见寄韵》书写的碑刻。“君看永叔与元之,坎坷一生遭口语。两翁当年鬓未丝,玉堂挥翰手如飞。”据导游解说,“永叔”乃欧阳修的字;“元之”即王禹称。前者“论事切直,人视之如仇”;后者“遇事敢言”,“颇为流俗不容”。二人虽尚中年,但屡遭贬斥,均谪为滁州太守。“我倦承明苦求出,到处遗踪寻六一。凭君试与问琅琊,许我来游莫难色。”笔者从东坡先生的诗句领悟,诗人在昏庸的朝廷中已厌倦了为官生涯,他也想到琅琊山的醉翁亭去寻访“六一居士”、欧阳修老师的踪迹……碑刻的笔法遒劲,力透字外,给游客留下深刻的印象,不啻为琅琊胜境又添置一景?

    让泉

      醉翁亭旁的宝宋斋为明代冯公愚所建,为的是保护苏轼手书“醉翁亭记”的碑刻。据说欧阳修写好《醉翁亭记》之后,曾亲自运笔,并凿成碑刻。周围百姓仰慕一代文豪,纷纷前去摹拓,竟使字迹模糊而不能久传。苏拭得知后,亲自为其老师的名作用正楷重新书写,每字有10厘米见方,端庆敦厚,并刻在一块2米多高的石碑之上,使得这一“欧文苏字”成为金石中精品。以后人们为了感谢冯公愚,又在宝宋斋旁筑一冯公祠以彰其护碑之功。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琅琊山

      醉翁亭旁,遍栽梅树。其中一株古梅枝杆苍劲,引人注目。这株被题为“花中巢许”的古梅每年开花不与腊梅争先,却在春初与杏花同期含苞怒放,故又称为“杏梅”。尽管它不过几百年的树龄,但人们都相传是欧阳修手植,并借此树赞誉欧阳修清白高洁、不争权势、不重名利的气节。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琅琊山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滁州

      醉翁亭一带已成为一个布局精巧的园林建筑群,有醉翁亭、宝宋斋、冯公祠、古梅亭、影香亭、意在亭、怡亭、古梅台、览余台等九处风格各异,但相得益彰的古建筑,称为“醉翁九景”。醉翁亭前的小溪终年流水潺潺,清澈甘冽,曾称为玻璃泉。此泉即为《醉翁亭记》中所写的“山行六、七里,渐闻水声潺潺,而泻出于两峰之间者,酿泉也。”相传欧阳修每次上山,常见百姓饮用酿泉,也舀上一碗一饮而尽,连声赞道:“甘哉!美哉!”于是他与侍从“临溪而渔,溪深而鱼肥,酿泉为酒,泉香而酒洌”,摆开宴席,与村民喝酒行令,一醉方休。以后他在召集幕僚议事时,也用酿泉代替香茶,并称之为“与民同味”。

    发表于 2002-11-04 09:21

    我们的滁州之行,完全是为了凭吊欧阳修的醉翁亭。原因不外有二:一是欧公在《醉翁亭记》中开门见山,直抒胸臆:“环滁皆山也。其西南诸峰,林壑尤美。”把我们一个个弄得神魂颠倒;二则是欧公的道德文章世所倾慕。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醉翁、六一居士,庐陵人,是我国北宋时期著名的文学家、史学家和政治家。他出身寒家,资性敏悟,勤奋苦学。宋仁宗天圣八年进土,曾任谏官,又任翰林学土、枢密副使、参知政事等要职。北宋建国不久,社会矛盾就日益显现。出身于下层、富于社会责任感的欧阳修为了维护这个王朝而又修正它的弊端,入京参与范仲庵的变革,在政治上提倡“宽简”的“庆历革新”,新政失败后遭贬。在文学上则以韩愈为宗,倡导有内容的古文,要扫除晚唐五代至宋初文学的哀靡之风。他提掖了王安石、苏轼等一大批精英。文学方面著名的“唐宋八大家”(唐代的韩愈、柳宗元;宋代的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和曾巩)中,北宋就占了六家。且除欧阳修本人以外,其余五家都是出自欧门。欧阳修不仅成就非凡,而且人品高尚,早令我辈景仰不已。 滁州位于安徽省东部,距六朝古都南京48公里,省会合肥130公里,与其西南琅邪山诸峰城山一体,望之蔚然而深秀,是安徽省五大风景区之一。琅琊山古称摩陀岭,位于滁州县城西南约5公里。相传西晋时琅琊王司马佩率兵伐吴,曾驻跸于此。东晋元帝司马睿在称帝前也是琅琊王,曾在此避乱,故后人改名为“琅琊山”。 琅琊山山不甚高,但清幽秀美,四季皆景。山中沟壑幽深,林木葱郁,花草遍野,鸟鸣不绝,琅琊榆亭亭如盖,醉翁榆全国特有,琅琊溪、玻璃沼、曲水流觞溪流淙淙;让泉、濯缨泉、紫薇泉等山泉泉泉甘冽,归云洞、雪鸿洞、重熙洞、桃源洞等岩洞洞洞神奇。更有唐建琅琊寺、宋建醉翁亭和丰乐亭等古建筑群,以及唐、宋以来摩崖碑刻几百处,其中唐代吴道子绘《观自在菩萨》石雕像和宋代苏东坡书《醉翁亭记》、《丰乐亭记》碑刻,被人们视为稀世珍宝。古人称之为兼有名山、名寺、名亭、名泉、名文、名碑、名洞、名林的“皖东八名胜境”,蔚然深秀的琅琊山历来享有“蓬莱之后无别山”之美誉。 琅琊山景色淡雅俊秀,文化渊源久远。据史书记载,琅琊名胜,自唐刺史李幼卿始开于大历年间。他在南山“凿石引泉,酾其流以为溪”,名为琅琊溪。在溪岸“建上下坊,作禅堂、琴台”。继李幼卿之后,唐、宋著名文士如韦应物、独孤及、李绅、李德裕、欧阳修、辛弃疾等,相继出守滁州,修筑城池楼馆,开发山川名胜,传下众多名篇佳句。尤其是宋代欧阳修谪知滁州期间,修建了醉翁亭、丰乐亭,写下了《醉翁亭记》、《丰乐亭记》等脍炙人口的名篇,“滁之山水得欧公之文而愈光”。醉翁亭因此而闻名遐迩,被誉为“天下第一亭”。 文以山丽,山以文传,琅琊山声名日隆,游人不绝。文人墨客、达官显贵,纷纷前来探幽访古,题诗刻石,王安石、曾巩、宋濂、文征明、李梦阳、王世贞等著名诗人、文学家也都在此留下了足迹。在琅琊山,唐、宋以来的摩崖、碑刻比比皆是,约有数百处之多。历代书法名家书写的《醉翁亭记》“真、草、隶、篆”碑刻与山中原有古道、古亭、古建筑相得益彰。琅琊山特有的自然景观、人文景观相互交融,相映生辉,令中外游客叹为观止。琅琊山的美妙,在于她悠然于喧嚣之外;琅琊山的雅致,在于她融合自然山水与建筑为一体的深幽意境,令人意趣盎然,流连忘返。 醉翁亭 醉翁亭位于琅琊山半山腰处,在琅琊古道之旁,是上琅琊寺的必经之地。据《琅琊山志》记载,北宋庆历六年,欧阳修被贬为滁州太守,感怀时世,寄情山水。山中僧人智仙为他建亭饮酒赋诗,欧阳修自号“醉翁”,并以此名亭,写下传世之作《醉翁亭记》。从此,欧阳修常同朋友到亭中游乐饮酒,“太守于客来饮于此,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故自号曰醉翁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山水之乐,得之心而寓之酒也。”欧阳修不仅在此饮酒,也常在此办公。有诗赞曰:“为政风流乐岁丰,每将公事了亭中”。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间也”一句,把欧阳修寄情山水,安民乐丰的内心世界挥发得淋漓尽致。亭内有联对此亦作了点评:“饮既不多缘何能醉,年犹未迈奚自称翁” 醉翁亭落成后,吸引了不少游人。当时的太常博士沈遵便慕名而来,观赏之余,创作了琴曲《醉翁吟》,欧阳修亲为配词。现在冯公祠前面的一副对联“泉声如听太守操,海日已照琅琊山”,便是说的这件事。事隔数年之年,欧阳修和沈遵重逢,“夜阑酒半”,沈遵操琴弹《醉翁吟》,“宫声在迭”,“有如风轻日暖好鸟语,夜静山响春泉鸣”。琴声勾起了欧公对当年在亭是游饮往事的追忆,即作诗以赠。 醉翁亭初建时只有一座亭子,北宋末年,知州唐属在其旁建同醉亭。到了明代,开始兴盛起来。相传当时房屋已建到“数百柱”,可惜后来多次遭到破坏。清代咸丰年间,整个庭园成为一片瓦砾。直到光绪七年,全椒观察使薛时雨主持重修,才使醉翁亭恢复了原样。醉翁亭因欧阳修及其《醉翁亭记》而闻名遐迩,数百年来虽然历遭变劫,但终不为人所忘,正如醉翁亭中一副对联所言:“翁去八百载,醉乡犹在;山行六七里,亭影不孤。” 醉翁亭一带的建筑,布局紧凑别致,亭台小巧独特,具有江南园林特色。在的醉翁亭,已不再是一座孤单的凉亭。总面积虽不到1000平方米,四面环山的亭园却内有九院七亭:醉翁亭、宝宋斋、冯公祠、古梅亭、影香亭、意在亭、怡亭、览余台,风格各异,互不雷同,人称“醉翁九景”。醉翁亭依山傍水,幽雅而宁静。这里古树婆娑,亭台错落,青山如画,碧水潺流,环境十分优美。整个布局严谨小巧,曲折幽深,富有诗情画意。亭中新塑的欧阳修立像,神态安详。亭旁有一巨石,上刻圆底篆体“醉翁亭”三字。离亭不远,有泉水从地下溢出,泉眼旁用石块砌成方池,水入池中,然后汇入山溪。水池三尺见方,池深二尺左右。池上有清康熙四十年知州王赐魁立的“让泉”二字碑刻。让泉水温度终年变化不大,保持在十七八摄氏度。泉水“甘如醍醐,莹如玻璃”,所以又被称为“玻璃泉”。 醉翁亭北有二贤堂,初建于北宋绍圣二年,系当地人士为纪念滁州前后两任太守王禹偁和欧阳修所建。原堂已毁,现堂为建国后重建。堂内有二联,一曰:“谪往黄罔执周易焚香默坐岂消遣乎,贬来滁上辟丰山酌酒述文非独乐也”,二曰:“醒来欲少胸无累,醉后心闲梦亦清 ”对两任太守皆因关心国事而贬谪滁州愤愤不平,又为两位太守诗文教化与民同乐深表钦敬。醉翁亭西侧有宝宋斋,建于明天启二年,是明人为保护苏轼手书《醉翁亭记》而建。斋内有两块石碑,正反两面镌刻着苏东坡所书《醉翁亭记》全文,《醉翁亭记》初刻于庆历八年,因其字划今浅难以远传,于元佑六年由欧阳修门生、北宋大诗人苏东坡改书大字重刻,文章与书法相当益彰,后人称为“欧文苏字,珠联璧合”,视为宋代留下的稀世珍品,与琅琊寺中吴道子所画的《观自在菩萨》石雕像,同为难得的古代文化瑰宝。明人冯若愚曾有“宋碑文字之最者莫如欧公滁二碑“之评。 宝宋斋南面是一个面积较大的庭院,院内有意在亭、古梅亭、影香亭、怡亭等亭台建筑。有泉水从墙外流入,曲折蜿蜒,如回肠九转。传说当年欧阳修常在这里与友人共饮,有一次,他忽生奇想,用杯盛酒浮于水上,任其潭流,流至某人脚下,即将杯中之酒饮尽,称为“九曲流觞”,为后世引为趣谈。后人在“九曲流觞“处建意在亭,并仿欧阳修戏水饮酒作乐,亭似苏州园林建筑,十分古雅。 古梅亭在醉翁亭院的北面,因亭前有一株古梅而得名,又称赏梅亭。相传此梅系欧阳修所手植,世称“欧梅”。原梅早已枯死,此株为明人所补植。古梅高7米,离地面六七十厘米便开始分成四枝。四枝干粗70多厘米,苍颜多瘢。虽经几百年风霜雨雪,仍然枝茁叶茂,清香不绝。这株古梅品种稀有,花期不抢腊梅之行,也不与春梅争艳,独伴杏花开放,故名曰“杏梅”。古梅北有古梅亭,系明嘉靖年间滁州判官张明道特意为赏梅而建,原名“梅瑞堂”。古梅南面有影香亭,建于一方池上,原名见梅亭,后来有人在壁上题了“寒流疏影”、“翠积清香”两块碑刻,遂改为今名。围绕古梅,还有览余台、怡亭,都是赏梅的好所在,并且由于角度不同,而映入眼帘的梅姿也就各异。醉翁亭亭后最高处有一高台,曰“玄帝宫”,登台环视,亭前群山涌翠,横叶眼底;亭后林涛起伏,飞传耳际,犹如置身画中。春天,“野芳发而幽香”;夏季,“佳木秀而繁荫”;秋天,天高云淡,“风霜高洁”;冬季赏溪中石景“水落石出”,四季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这都是《醉翁亭记》述写琅琊山的真实景色。 丰乐亭 丰乐亭建于琅琊山风景名胜区丰山东北麓的幽谷中,是丰山风景最佳之处。距滁州城约1公里。这里面对峰峦峡谷,傍倚涧水潺流,古木参天,山花遍地,风景十分佳丽。关于丰乐亭的兴建,欧阳修在《与韩忠献王书》中告诉友人:“偶得一泉于州城之西南丰山之谷中,水味甘冷,因爱其山势回换,构小亭于泉侧。”而民间传说却略有不同:据说欧阳修在家中宴客,遣仆去醉翁亭前酿泉取水沏茶。不意仆在归途中跌倒,水尽流失,遂就近在丰山取来泉水。可是欧阳修一尝便知不是酿泉之水,仆从只好以直相告。欧阳修当即偕客一起去丰山,见这里不但泉好,风景也美,于是在此疏泉筑池,辟地建亭。泉名“丰乐泉”,亭名“丰乐亭”,取“岁物丰成”、“与民同乐”之意。二说孰是,无庸分辩,丰乐亭之建也是缘以“醉翁”欧阳修已定然无疑。因滁州“四时之景无不可爱。又幸其民乐其岁物之丰成,而喜与予游也。因为本其山川,道其风俗之美,使民知所以安此丰年之乐者,幸生无事之时也。夫宣上恩德,以与民共乐遂书以名其亭焉。”,欧阳修为此还写下了《醉翁亭记》的姐妹篇--《丰乐亭记》,后来苏东坡又把《丰乐亭记》全文书刻于亭中石碑上,供人阅读和欣赏,一样地留下了"欧文苏字,珠联璧合"的稀世瑰宝。至宋元祐二年,滁州知州陈知新重修此景,把丰乐泉改名为“紫薇泉”,亭名未改。丰乐亭自闻名于世后,游人渐众,与民同乐,更添风雅,欧阳修曾以《丰乐亭游春》一诗记载与民同乐之盛:“红树青山日欲斜,长郊草色绿无涯。游人不知春将老,来往亭前踏落花” 丰乐亭亭前有山门,亭后有厅堂,还有九贤祠(又名危楼,内供与滁州有关的九位贤人画像)、保丰堂等,四周筑以围墙。丰乐亭内有苏东坡书刻的《丰乐亭记》石碑、吴道子画的《观自在菩萨》石雕像,保丰堂内有明滁州判官尹梦璧所作的《滁州十二景诗》碑刻,这些都是我国古代文化艺术的珍品。 丰乐亭以北原有一条“西涧”,与丰乐亭一山之隔。唐代诗人韦应物在任滁州刺史时,曾为这里优美的山水景色所吸引,吟咏了“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的脍炙人口的诗句。之后,人们依韦氏诗意在这里建起了野渡桥、野渡庵、飞泉览胜亭等建筑。建国以后,政府为治理水患,开发水利,在西涧上建造了拦河大坝,形成了一个山间水库,称为“城西湖”,使许多景点沉没湖底,但出现了另一种自然景象,四周青山环抱,中间碧水涟漪,山明水秀,鱼跃鸟飞,风光无限,生机盎然。

      过深秀湖可抵山腰之上的琅琊寺。此寺是琅琊山上最古老的寺庙,建于唐代。寺内的大雄宝殿、藏经楼等殿宇均雕梁画栋,十分壮观。附近寺庙建筑众多,如无梁殿、明月观、念佛楼、祇园、悟经堂等,成为佛教胜地,为名山增辉。唐宋时代,琅琊山上僧侣多达800余人。右寺内外尚有亭台20余座,或高或低,或前或后,或左或右筑于山上,处处入画。琅琊寺以上之山路上,还有不少幽洞深穴。雪鸿洞口的石刻“南无释迦牟尼”相传为宋大祖赵匡胤手书。洞内巨石嶙峋,深不可测,据说朱元璋曾带兵屯驻雪鸿洞内,直通金陵,神不知鬼不觉地攻下了南京城。归云洞的洞口被松柏、藤蔓所掩盖,更显得神奇莫测。

    本文由时时彩平台注册发布于休闲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醉翁亭及琅琊碑刻,中国名山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