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时时彩平台注册 > 电视栏目 > 胡言乱语,剖开长夜以果腹

胡言乱语,剖开长夜以果腹

发布时间:2019-09-23 12:06编辑:电视栏目浏览(97)

    同窗之谊,友情被爱以身相许,浅薄的世俗颜面扫地;两情相悦,感情誓言生死相依,黑暗的世界满腔怒气;

    图片 1

    图片 2

    黑暗 ,如约而至,看不见天亮的希望,却发酵着心底的痴迷,稚嫩的翅膀逃不出暴风雨的袭击 ,打湿羽翼,却风干了友谊;冰冷的枷锁 ,无力挣脱,却让春色外溢;棍棒 ,打湿眼泪,却凝练出一个真谛;生 :不能相偎相依,死: 也要双飞比翼;

    夜里风很大,发出诡异的独白。

    长街

    一个飞舞的故事,凄美绝伦,一个爱情的绝唱,用生命演绎,千百年永恒的主题,在坟茔间,羽化成千古传奇。

    我紧抱双膝蜷缩在混沌的黑暗中,睁着空洞的双眼,整颗心都在不停地战栗。

    在城市的一角清冷的凝望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不是惧夜,是畏光。

    冰凉的雨袭来胸中阵阵的伤

    有时,光就如同玻璃罩子中娇艳的玫瑰,每一片饱满的花瓣都鲜红地滴血。天真无邪的我以为那是触手可及的美好,急切的打破罩子,把它紧紧地攥在手里,我忘了它们也是鲜活的生命,有情欲,会枯萎。可我已经没得选择,只有紧握住它不放,任凭它茎叶上的刺,噬我真情,吮我欢爱,刺我双手血肉模糊。

    一个人

    欲念与苦果在那一刻坦诚相见,我以为这光也被我抓在手里了。

    徘徊在这幽暗而湿冷的街坊

    我曾只身在空旷无人的大街上徘徊,借着尼古丁和发酵着的酒精,以及满天星辰地庇护,像个游魂一样在黑暗中横冲直撞,最后,颓然倒在冰凉的水泥地上。

    他在想什么

    而你呢,还是你啊

    霓虹闪烁  路人匆忙

    彼时为我流连忘返

    雨水打湿了面庞

    此刻该是为她牵肠挂肚罢

    却无法消掉心口的忧伤

    夜,透着一股腥膳气

    背叛   面具    谎言

    我却依旧迷醉在你的温暖里,辗转难安,心里念着,或许在光明到来之前我们还能在梦里藕断丝连。

    一条狗

    我们会做同一个梦,梦中那些扰我心扉,亡我臆想,夺我所爱者,都会变成精灵助我在长夜尽头重获新生。

    躲在黑暗的角落哀伤

    梦中,天色胶着,草木染着死神的颜色张牙舞爪的蓬勃生长。

    像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在流浪

    飞鸟在天空环成一个椭圆,凛冽的寒风中有个陌生人直挺挺地站在我面前,却始终背对于我。

    有人欢笑  有人浅唱

    没有谁,甘心为已逝去的梦魇祭奠

    雨水打湿了皮毛

    只有我泪流不止

    却无法消掉心中的凄凉

    打湿眼睑

    背叛  面具  谎言

    打湿面颊

    一个人  一条狗

    打湿我双翼上所有蔚蓝色的羽毛

    独自的徘徊在这寂寞的街坊

    打湿你心中那匹黑色的鬃马

    舔尝忧伤

    这下我们就都一无所有了

    在梦醒之际,裸身相依,你亲吻我眼角的泪,我抚摸你空洞的左心房,最后唇齿相交,双双被黑暗吞噬,你试图将我抛入深渊又拼尽全力将我揉入身体。

    我知道这是梦,所以战栗着等待梦醒的那一刻。

    当光一点点照过来的时候,我要眼睁睁地看着你痛苦,看着你的肢体一点点变得模糊,最后整个人都消失在我鼻息,周遭,在我的全世界。

    我舍不得。

    所以请你允许我为这逝去的梦魇祭奠,允许我止不住泪流,允许我回忆一下你掌心的骈纹,允许我不知廉耻的活在他人的恩典里。

    天空泛起鱼肚白,苍穹显露出漂亮的渐变色,昼与夜不可思议地并存。

    夜留不住,昼总会来

    我不惧夜,我畏光

    ......

    本文由时时彩平台注册发布于电视栏目,转载请注明出处:胡言乱语,剖开长夜以果腹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每周一文,寻找清欢